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动车时速快车轮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4/02/13 Click:

  每天晚上8时以后,奔跑了一天的动车陆陆续续回到了动车所,凌晨直至清晨5时,是人们沉浸于梦乡的时刻初旋轮,而这个时候,也是动车所最忙的时候。

  白天运营,晚上检修,是“动车族”的工作模式。“D8204次第六位车轮踏面异物擦伤超限!”凌晨2时同花顺财经,对讲机里传来了下部组检修职工的呼唤。

  不到20分钟,整列动车被牵引到临修库旋轮机上,对位、落轮、测量、启动,整个过程哪怕是百分之一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在旋轮过程中,王路生透过玻璃工作窗仔细观察旋轮情况,不敢有丝毫的走神。别看旋轮设备是个体重几十吨的大家伙,但对运行环境要求异常严格,受不得一丁点的干扰,哪怕是细小的铁屑落入驱动轮,都将造成旋轮过程中出现“跳轮”现象,影响旋轮精度。

  因此,王路生还必须不断用刷子小心翼翼地清理旋轮加工平台上溅出的铁屑。动车对轮对表面精度要求很高,1毫米的厚度就要分成几次加工,轮对加工完以后还要进行人工复核,测量车轮的专用检查尺精度达到了0.01毫米。

  为了让动车平移就能驶上旋轮架,旋轮机械必须安放在地面以下,王路生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地面以下10平方米左右的大坑里工作。

  闷热的天气加上旋轮机器散发出来的热量,旋轮机的机械室就像一个桑拿间,只要进入机械室,王路生的衣服就没干过。

  “旋轮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不确定性!”这是王路生7年旋轮工作的最大心得。所谓的不确定性,就是有时工作量会特别大,有时会特别少。工作少的时候,王路生就加入到地勤检修作业中,负责动车走行部的检修工作。

  王路生记得一天接到了最多的任务是给60多个车轮旋轮,那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王路生几乎就没离开过旋轮机半步。

  完成了最后一趟列车的旋轮工作,时间不知不觉到了6月3日清晨5时,来不及歇一会,王路生又开始下一项工作。等待他的,还有检修记录核对、卫生清理、机械保养等大量的工作。工作半年以来,王路生几乎很少正点下班回家涂层测厚仪。面对爱人的一些埋怨,王路生总是笑笑说:“能用自己的晚点换来列车的正点,太值啦!”

  南宁通告:一名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动车同乘人员曾到过南宁这些地方!重点接触人员已落实管控

  共建117个产业园区 177个农产品获评“圳品” 选取60个和美乡村试点丨粤桂协作步伐越迈越宽广

  2024年全区商务工作会议暨一季度商务经济“开门红”动员部署会议召开 刘宁蓝天立作批示